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或山或水或清泉一许

支持《快乐语文》(上旬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个人日记——解释“客家人第六次大迁徙”  

2010-07-30 23:56:57|  分类: 人间鬼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六次大迁徙
闽杭客
知道一点客家知识的人,都知道客家人的形成有过五次大迁徙。
对,总共五次,所有文献都这么说,何来第六次呢?
然而,真有!不是挖掘历史,而是“展望”未来。给“展望”加了个引号,是因为这个未来没有那么让人憧憬,只是无奈的逃离。
为什么是逃离?
很简单,因为是逃跑,为了活下去而逃跑。
不远的将来,不,不要将来,就在一段时间以前,只要有能力的人,就已经开始逃离了。他们不是像那些煤老板一样,在故乡赚足了钱,扔一个烂家乡举家迁走了。这群“逃兵”,是心中装满了故乡,一步三回头地流浪去了。带不走的是宗祠,是离不开的乡亲,是正被轮奸的故乡。
自上杭族谱管建立后,越来越多的族谱记载祖自上杭瓦子冈。可上杭瓦子冈的故址何在,没人清楚。只能说明,上杭是一个很重要的客家播散中心。多年以后,此刻的上杭似乎又要重为瓦子冈。
客家人的第六次大迁徙,就是以上杭开始。
金矿其实没给上杭人带来多少好处,经济腾飞的假象,造成了杭川的浮躁。千年古县的静谧和悠远,尽然不屑一击,也许就只剩那几颗百年老榕,还耐住了寂寞。
多年没去看了,不知道江边城墙那棵怎么样了,曾经老毛和老朱还在底下亲密交谈呢。或许,老毛当年,正是透过这棵老榕的枝梢,写下了“寥廓江天万里霜”。特意打电话回去问朋友,说树儿安好着呢。老榕一直喝着江里的水,尽没有中毒身亡,老当益壮,真好。哎,还是江里的鱼儿命浅,道行不行,还不爱锻炼。瞧人家老榕,也是天天喝那个江水,十载也好,八年也行,管你河水怎么毒,生命依然旺盛,鱼儿们你们咋就这么娇气呢!
还有说人比鱼们更娇气,可人也没事呢!据说,城里人天天到山上拿泉水喝,自来水厂净化的江水,就拿来冲个马桶、拖个地板什么的。就是啊,江里的水不会挥发的,不会成云降水,山泉水肯定没毒;还有,家禽家畜有消化能力,毒都被消化了,不会在人吃的时候带来“毒药残余”;再有,死鱼那些都被埋土里了,埋垃圾一样埋了,永远不见天光,绝对无污染;还有还有……可是都不算什么,反正就是:没毒!
我们各部门、各领导都保证的,没毒!唯物主义者们,红色光荣覆盖的人儿们,确实应该有信念,要充分坚信。
于是,非唯物主义者悄悄地走了,理智的唯物主义者呐喊奔走了,假唯物主义高唱着借口溜走了,留着的人,依旧傻傻地坚信着,和这片城乡一起天荒地老,一起草长灰飞。只要那家公司长此以往,这时候就用不了很久了。汀江河河水或许还会一直流下去,只是瓦子冈更难找到了,因为上杭都已经是版图里的一片废墟或荒山野岭了。
  只剩下那第六次迁徙出去了的人,脑海里还活着一个上杭,一个死去的上杭,一个客家人曾经幸福生存的故乡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